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

收納回憶


  從以前就是個喜歡動筆的人,在已電子化的現在仍慣用紙筆問候親友,且樂在其中。
  但隨著工作的忙碌,生活卻相對地懶散起來,逐漸從不斷往返的書信到現在的一年兩三封問候。不僅寫信懶,就連收信也懶,讀完信後就直往抽屜塞,待累積得多了再一次收到盒子裡。

  今日打開抽屜,發現東西已多得被擠往夾層後掉,不得不打起精神收拾。於是從桌下翻出一只鞋盒--很有趣的,收納回憶的盒子好像不是餅乾盒就該是鞋盒,卻發現盒子也滿到快要蓋不住。其實以前就曾清理過,將一些其實根本不太熟,內容也很公式的卡片給回收了,但經年累月下又積了不少。本想著是否該乾脆換個大一點的箱子,後來還是決定將平時較常通信的三位友人信件單獨整理出來,其他則依不同時期歸類封存。

  有些不需打開,依字跡就可辨認出自誰的手筆,但從外觀上看不出的,只好一一打開檢閱。不得不說這是項大工程,還尚未開始心就先怯了;一邊猶豫著究竟是否要做這樣自找麻煩的事,手上一邊隨意翻著盒中的紙條。接著我的視線被一個折成氣球的紙條吸引,忍不住好奇裡面究竟寫了什麼?



  雖然想拆開看看,但又怕看完折不回去,還好馬上發現文字其實就寫在外側:

  解開了這個謎,卻勾起更多好奇:那些中二的我們究竟在想些什麼?於是整理著書信讀起青春。現在還是很好的摯友、曾經熟稔如今卻不再連絡的故人、明明就不熟但不知為何還是寫了卡片的同學......當時的用語現在看來可愛又可笑,覺得不能只有我一個人感到羞恥,打開LINE點出製做氣球紙條的兇手以及另一名友人所在的群組,卻引起兩人的玩心,笑鬧著互揭瘡疤,就這麼開了場小小的羞恥PLAY大會。

  卡片信件不說,中學時流行的紙條與交換日記,我們一項也沒少做。還有現今早已不忍回顧的詩本子,每每說起來都是一陣討饒,哀嚎中卻帶著笑。那是我們年少輕狂留下的痕跡,過去無法回溯,卻能掬在手裡默默緬懷把玩。
  
  關了LINE繼續讀信,看著竟覺有點感傷,或許該歸咎於秋風,也或許是外頭的風雨蕭瑟,太過引人愁思吧。
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/9/18 馬勒卡颱風夜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