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年8月19日 星期五

孤城吹雪

 

 「這一戰究竟為了什麼?」
      
就因為他是西門吹雪,我是葉孤城。

不敗之劍
     

西門吹雪究是個甚麼樣的人,祇怕我至今仍是弄不清的。
    
「西門吹雪也是個有血有淚有笑的人,也有人的各種情感,祇不過他從來不把這種情感表現出來而已。」
――這是古龍先生的說法。
    
他認為,就算是西門吹雪,也決不可能從來不笑的,所以他寫了「劍神一笑」。
劍神之笑,當比美人一笑更為難能,而古龍甚至還說,西門吹雪也是有幽默感的。
那末,這位既冷酷又淡漠又驕傲,卻又具有幽默感的西門吹雪,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?
他的劍,可當眞不敗?
與其他武器不同,「劍」不只是種武器,時常也是身分地位的表徵。
劍似乎總是優雅的,試問你可曾看過白淨斯文的翩翩公子,配著一門粗獷戒刀?
而西門吹雪這人,在看過不算少的武俠作品之後,我只能說,我再也沒看過比他更適合用劍的了。
他的劍似已超然物外。
所以若是問道:「西門吹雪的劍,可當眞不敗?」
那麼,答案必是肯定的。
他的劍術自是經過一番難以想像的艱苦鍛鍊,但像葉孤城這樣的人絕不會單因如此便敗在他的劍下。
葉孤城敗是敗在西門吹雪的傲,身為劍客的那份傲氣。
在決戰之前,幾乎所有的人都已認定西門吹雪非敗不可,但西門吹雪還是勝了。
這難道是因為西門吹雪的劍術已在葉孤城之上?
就好像楚留香總是能勝過一些比他高強的對手一樣,西門吹雪之勝,便是勝在他的氣勢。
     
    
天外飛仙
    
「一劍西來,天外飛仙」白雲城主葉孤城,
    
在一開始,我怎麼也想不出這樣飄逸無倜的人,竟會被安插成這樣的角色;可看到後來,我也漸漸地明白了。
這也許因為他也是個寂寞的人。
但即使他由武林名宿搖身一變為叛賊惡徒,陸小鳳和西門吹雪仍將他當作朋友。
也或許只因為他雖對不起人,卻未對不起他的劍。
他總算還是位劍客,將劍視為自己的生命,所以西門吹雪自始至終都將他當作真正的對手。
葉孤城自然也是個驕傲的人,無論是誰,有他這樣的本事都應該驕傲的。
但也許他就是因為太過自傲了,所以才失去他身為劍客的「傲」,所以被陸小鳳看出計畫中的漏洞,所以會敗給西門吹雪。
葉孤城的另一個敗因,是因為感情。
當西門吹雪還是劍「神」的時候,葉孤城實在還有勝利的機會,但現在西門吹雪祇不過是個普通的人。
因為孫秀情的出現,他已有了血肉、有了感情;一個有感情的人,當然使不出無情的劍。
大家都以為這樣的西門吹雪幾乎沒有勝利的機會,但我卻認為這才是他的勝因。
以往的他祇為劍而活,也祇為劍死,所以他即使死在葉孤城見下,也並無任何意外之處。
可是他現在卻有了牽掛。有妻兒之後,他的身體已不再是他自己的;所以他不能死,不能再為劍而死,所以他非勝不可。
而葉孤城卻一直是個無情的人,且他當時的情況,勝是死,敗也是死,無論勝敗,葉孤城都已不會再是「天外飛仙」葉孤城了。
   
所以他祇能敗。
   
原本葉孤城險些就要勝了,為何他還是敗在西門吹雪劍下?
也許是因為他寧可死在西門吹雪手上,至少他是自己承認的可敬對手。
西門吹雪原可不殺他,但他看出葉孤城的願望,是以成全了他。
這也因為他承認葉孤城是個可敬的對手。
   
「一個好的對手常比朋友更瞭解你,甚至比你都還要來得瞭解你自己。」
――這也是古龍時常強調的一件事。
   
   
劍神與飛仙
   
這樣的兩個人,生下來竟好像就註定非得一戰不可似的。
所以這一戰並沒有什麼其他的理由,只因為西門吹雪是西門吹雪,而葉孤城又剛好是葉孤城。
「西門吹雪和葉孤城命中註定了就要一較高下的,已不必再有別的理由。兩個孤高絕世的劍客,就像是兩顆流星,若是相遇了,就一定要撞擊出驚天動地的火花。這火花雖然在一瞬間就將消失,卻已足照耀千古。」
這一戰究竟值不值得?這世上怕是無能人解。
我自是不能、陸小鳳也不能,西門吹雪和葉孤城自己,恐怕也是不能的。
   
既生瑜,何生亮、既生孤城,又何生吹雪?
   
但對彼此而言,對方都是自己比朋友還值得尊敬的仇敵。
葉孤城死後,西門吹雪怕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人能取代葉孤城在他心中的地位。
就連陸小鳳也不能。
  
 
 
2005 / 8 / 19  無劍無酒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